当前位置:公文荟萃 > 演讲写作 > 【读后感】白夜没有太阳

【读后感】白夜没有太阳

【读后感】白夜没有太阳

  “我的天空没有太阳,总是黑夜,但并不黑暗,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。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凭借着这份光,我便能把黑暗当作白天。你明白吧?我从来没有太阳,所以不怕失去。”

  ——雪穗

(一)

  康德墓碑上的铭文是这样的:“有两事充盈性灵,思之愈频,念之愈密,则愈觉惊叹日新,敬畏月益:头顶之天上繁星,心中之道德律令。”而在哲学世界中也曾有这样几个经典的问答:什么是善?善是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;怎样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?首先要有自由;而什么是自由?他的回答是“自由不是为所欲为而是可以不做违心之事”。通过这几个简单的问题和简易的回答我们可以对普遍意义上的“善”以及怎样实现善有一些初步的了解。

  然而在《白夜行》中,主人公们的自由从幼年便已被牢牢地铐上枷锁,这枷锁于雪穗而言是幼时凄惨、充斥着恐怖的回忆,于桐原而言是悲伤与憎恶支配的弑父之伤,家庭条件、社会环境造成的创伤将他们推入道德的深渊,深不见底且充斥着人性的阴暗。犹记文中那精美的剪纸:一个戴着帽子的男孩,与一个头上系着大大蝴蝶结的女孩,手牵手。本应该是童年最纯正美好的模样,却在社会罪恶面的默许下“蜕变”成了设计计算,阴谋诡计与不择手段。曾经的美好蜷缩在阴暗的角落,再无人问津。

  每晚日落之刻,都会有短暂的时分,太阳刚刚以一个微小的角度没入地平线,西方天空中依然泛着青白色的微光。那是大气层对日光的最后折射,也正是所谓的“白夜”。在整个《白夜行》的故事里,道德律令在人性的丑恶下被极度扭曲。两个主人公,桐原亮司、西本雪穗按照自己的准则方式,在没有太阳的生活中,走在如同白夜的人生里,他们的善恶观与常人截然不同。

  在东野圭吾的笔下,一个一个情节就像是珠子一样按照时间串在绳子上,但让人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珠子要这样串联,看不到如此修饰的美感,突然之间绳子被粗鲁的扯断,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,乒乒乓乓,看似杂乱无章但却是纷乱的关系相互碰撞,在细碎纷杂中缕出头绪建立起逻辑上的联系,一步步挖掘着人性的隐蔽处。许多的破碎片断看似扑朔迷离、毫无关联,许多情节仿佛无趣、轻描淡写,可一旦点与点之间建立起联系,便总是在恰当的时机抛出一个个令主人公露出马脚的细节,整本书就变成了一张网,一点而全局动。

  正如前文提及的,桐原和雪穗早已失去了追求自己幸福的能力与资格、早已失去了自己的善,从雪穗的母亲西本文代领着哪些有着恋童癖“特殊爱好”的男人进入那间破旧的小屋开始,从桐原目睹父亲野兽般的丑恶面目、好友被侵犯的那一幕,将那把德国造的锋利剪刀插入自己父亲身体的那一刻开始,他们就已经被社会普遍道德所抛弃。为世俗所不容。他们曾经那一点点幸福被环境撕扯得支离破碎,桐原的父亲桐原洋介所受的伤必定也是小男孩心头的痛,而雪穗的悲惨遭遇则是他人丑恶欲望的遗物,却不公平的由她来承受社会的压力和灵魂上不灭的伤痕。

(二)

  在不同的哲学体系中,或者说在社会的普遍认识中,都有一套对善恶加以区分的道德体系,但是当这些理论与认识碰上现实生活、降临于现实情况、遭遇到极端状况时,我们是否还能底气十足地说“这样的做法是在作恶,是违背善的”呢?

  一方面在普遍的观念下,桐原与雪穗所为卑鄙、罪恶,可谓道德沦丧、人性缺失。他们的所作所为从雪穗的姓氏变迁便可窥见一二,从西本至唐泽至高官再至筱冢,每一次姓氏的转变背后都是对他人的利用甚至毁灭,或者是进一步达到自己的目的或者是掩饰过去的不堪。而桐原亮司在后来则是用了“秋吉雄一”这一化名,雄一是桐原幼年时的同学,在一次事件中向警方提供了名单,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好友与同学,“秋吉雄一”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名背叛者。只因桐原清楚地知道,自己的生存建立在背叛一切的基础上,背叛家人、朋友、法律、道德等一些与善相关的事物。

  但另一方面,他们又何尝不是仅仅想要保护自己的灵魂呢?早在幼年,这两个小孩的善恶观便被极度地扭曲。桐原在自家的二层阁楼上一次次面对母亲出轨的事实,雪穗于自家小屋一次次感受到肉体的耻辱。看见自己的亲身父亲是一个禽兽之后,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了钱而出卖自己幼小的躯体的时候,他们还能相信什么?他们难道还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善恶?他们的灵魂被夺走了,同时他们也深信“这种做法能够轻易地夺走对方的灵魂”。性与恶在此紧密相连,因其动机丑恶,在他们的世界观里,善与恶对于灵魂都已经被夺走的他们,善恐怕再无任何意义。此后的他们就像文中提及的枪虾与虾虎鱼一般互利共生,追求着自己理解的“幸福”,更像是辛苦地在“生存”。

  于我而言,东野圭吾更加精妙之处在于,作为读者的我即便目睹了他们那么多恶行,清楚他们造成了那么多的悲剧,我依旧认为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与资格举着道德、善恶的旗帜去指责他们。桐原、雪穗,他们巧妙的避开法律,编织着巨大阴谋的丝线,每一个节点都是自己或他人人生的转折,意味着一次成功与失败。仰观这张巨大的网,我惊叹他们的智慧,更悲悯他们的相依。的确,他们明明做了那么多恶事、害过那么多人,历数桐原洋介、西本文代、藤村都子、花冈夕子、令枝夏等等,无一不是结局惨淡,而我对始作俑者们的主观感情不是憎恶与指责,而是悲伤与同情。进一步地认识到,人性中的确存在某种成份,它可以让人做到如此地步而依然义无反顾的。它会带来不容于世的罪行,或致使个人的悲剧,却仍可具有荣光与尊严。我也相信,或许很多人始终无法谅解雪穗,但在尘埃落定后,很少有人完全不同情桐原的遭遇。文中这样一段描述使我几乎潸然泪下:“你明年的抱负是什么?”桐原回答“在白天走路。”在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开篇有这样一句话:每当你想去批评别人的时候,千万别忘记,这世上的芸芸众生,都不曾拥有过你所拥有的优越条件。我们不曾亲身经历,只是作为旁观者浏览着他们的人生。而当书本中着一幕幕上演,我甚至怀疑过若在相同的情况下自己是否会做出和他们一样的选择。即便是如此的冷漠残酷。此时,选择无关善恶。

(三)

 

  从这个故事中我更想要提出一个问题:社会中存在着形形色色的问题,而当这个社会尚无能力或者耻于去解决甚至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去拯救沦陷于其中的人们?在这些特殊情况下,善是否还有它存在的意义?就好像《白夜行》中多次提及的“夺走灵魂”一般,这类问题很多,被性侵后女性遭到的歧视与不公平待遇、“极端贫穷下做出的极端选择”、“人性隐秘处不堪的欲望”,存在着一个一个的孤岛滋养着罪恶,或者就在那座废弃的大楼里,被外界奉为星辰的道德律令被狠狠地践踏,困于其中的人们被罪恶伤害,却被社会有意无意地遗忘,此时善何处可寻,对于那些受害者善是否依旧有意义?

  同时,旁观者该如何去对待这样一批人,去拯救或者任其生死?亲历者该如何自处,奋起自救或者默默隐忍?罪恶的种子确确实实来源于社会现阶段的无力或者选择性的忽略,这些种子在被遗忘的角落生根发芽,冲破了所谓道德土壤长成了罪恶的罂粟。面对这些人,难道仅仅只可以有一句“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”来敷衍吗?面对这些现象我们难道可以视若无睹?

  绵延无尽的白夜之行,终将不可避免地走到终点。雪穗和桐原的一生,从没得到过救赎的希望。桐原松手而去,雪穗“一次都没有回头”,但是在她的世界里,太阳轰然坠落。

  在《白夜行》中,我看到的是两个早熟的小孩相互依偎着在钢丝上舞蹈,是忍受着黑夜恐惧下的一次次挣扎。但我没有找到问题的答案,也许毕生都会在寻找。

来源:网络整理 免责声明:本文仅限学习分享,如产生版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miw.cn/html/22674.html
【读后感】白夜没有太阳》由互联网用户整理提供,转载分享请保留原作者信息,谢谢!